1. 新聞公告

        新聞公告

        2021.10.15

        蒙特卡罗474數控代建東:只有裝備製造做強了,其他的製造業纔有保證

        分享到:

       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李靖恆“製造實體與我們裝備製造有很大的關係,只有這個做強了,其他的製造業纔能有保證。”代建東這樣對記者說。


        2021深圳中國國際先進製造技術展覽會圖片 (15).jpg

        中國國際先進製造技術展覽會現場



            近日,在深圳舉辦的中國國際先進製造技術展覽會上,深圳市蒙特卡罗474數控機牀有限公司的展位擺放了3臺數控機牀。蒙特卡罗474數控的創始人、董事長代建東向記者介紹了其中一臺名爲“高速雙主軸鑽攻中心”的數控機牀:“之前的機牀是一個頭加工,這一臺我們就設計成了兩個頭同時加工。這樣的話在同等的時間和佔地情況下,產能效率就提高了一倍。”

        高速雙主軸鑽攻中心YHCS6870-800px.jpg

        蒙特卡罗474數控高速雙主軸鑽攻中心


            據代建東介紹,這臺數控機牀的技術不但申請了國內專利,還申請了日本、韓國等地區的專利。難點就在於兩個頭如何佈局,在同時工作的時候不會互相幹擾,還能實現換刀。“很多人都設想過,不過沒有成功,我們是做成功了。”


            數控機牀是工業母機,是製造機器的機器,廣泛應用於汽車、船舶、航空等各個加工領域。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,我國數控率(數控機牀佔所有機牀的比率)從2013年的28%提升到了2020年的43%。


            作爲數控機牀生產領域的資深參與者,代建東向記者分享了他對數控機牀發展的一些想法。以下爲訪談內容——


        經濟觀察網:從蒙特卡罗474數控開始生產數控機牀以來,機牀行業的發展經歷過了什麼樣的變化?


        代建東:我們從2001年開始生產機牀。機牀是個什麼東西呢?機牀是個工具,和起子、扳手一樣,只不過機牀是更高級的一種工具。比如說手機吧,首先要通過機牀把零件加工好,再來進行組裝。


            我們現在看到的東西和30年40年前看到的東西,明顯的發生了很大的變化。以前的東西在外觀、品質和精度上都沒辦法和現在的比,而工具就是針對現在的產品進行加工。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得出來,我們的加工設備是發生了很大變化,所以我們才能夠加工現在的產品。


            以前只要把東西能夠做得出來就可以了。後來發現,你不但要做出來,還要把東西的精度做好。以前的東西很大又笨重,現在東西能夠做到精巧。要做到精巧,就要求加工的設備要有一定的精度。另外一方面,還要有效率,做的東西要能夠有競爭力。因爲我還需要在很短的時間內,馬上能夠投入市場。


            數控機牀有一些隨着時代變化的指標,我們可以根據這些指標評估機牀的變化。一個東西的進步,首先要了解這幾個指標。只有清楚指標,我才能瞭解以前的水平是什麼樣,現在的水平是什麼樣。比如,以前的機牀最高轉速只能做到(每分鐘)3000轉,雖然3000轉我也能夠做得出來東西,但是效率就不行。現在我能夠做到2萬轉,2萬轉這個指標就可以看得出來提升的不是一倍級的,而是幾個臺階的變化。還有就是機牀的進給速度,也就是數控機牀中夾持被加工工件的部分運轉的速度,以前的話大概只能走到每分鐘6米或者10米,現在能做到每分鐘30米甚至60米這個級別。


            再比如,由於刀具的進步,也帶動了機牀一系列的變化,比如冷卻方式等。另外,以前都是人來操作機牀,現在隨着數控系統的採用,可以通過編程控制操作。


            數控機牀它包含了很多的技術在裏面,涉及鑄造、冶煉、氣動、液壓等等方面。機械方面起碼都有上百類,然後還有數控電子這些方面。另外還有現在的人工智能技術,現在的機牀能夠檢測到溫升,爲了保持精度,它會進行自動調節。刀具磨損到一定程度之後,可也以自動的監測和換刀。人工設定了切屑量之後,如果發現不行,機器也會進行自動的調整。


        2021深圳中國國際先進製造技術展覽會圖片 (9).jpg

        中國國際先進製造技術展覽會現場


        經濟觀察網:根據你的觀察,國內目前的數控機牀整體處於什麼樣的水平?


        代建東:從整體上來說,國內數控機牀通過這幾十年的發展,基本上和國際上通用的加工水平差不多了。“差不多了”是一個什麼概念呢?也就是說在通用加工方面,如果說德國日本他們能夠達到100分的話,我們能夠達到80分以上。通用的機牀基本上是這樣,當然有一些東西我們還跟他們有些差距。比如說在五軸機牀方面,雖然有所突破,還是有一定的差距。


            五軸機牀是一種技術。一般的機牀,可以解決三個面三個軸的加工問題。但是有些特殊的東西需要補充加工空間裏的另外幾個角度。比如說輪船的葉片,用普通的三軸就加工不出來這個東西,必須要五軸的機牀。


            我們國家因爲看到了美國的例子,還有日本、德國等等發達國家的例子,最後就確定製造業作爲我們國家的重心發展,還是以發展實體作爲基礎,這樣更穩定。製造實體與我們裝備製造有很大的關係,只有這個做強了,其他的製造業纔能有保證。


        經濟觀察網:蒙特卡罗474數控生產的數控機牀有什麼特點呢?


        代建東:我們企業在通用機、通用技術這個方面基本上能夠跟得上國家的整體步伐,不論是和瀋陽或者大連的機牀廠相比。而且,我們在另外一些方面還在超越他們,比如一些特殊需求的機牀。


            在機牀方面,由於最近幾年資本進入的比較多,就把整個行業的門檻降得比較低,有很多同質化的競爭。比如,有很多企業只做光機,而光機只是數控機牀的基礎部件,相當於機牀的“骨架”。


            而我們蒙特卡罗474沒有走和他們同樣的道路,我們做的是全產業鏈。所謂全產業鏈,首先我們的機牀全都是自己設計的,而不是去買別人的光機。第二,我們不但有我們的設計,而且有自己的製造基地,其目的就是要更有競爭力。


            我們認爲機牀這個行業不僅是一種通用化的需求,而是一種個性化的需求。很多企業產品的零件往往和別人不一樣。即使和別人基本一樣,也會有自己的想法。如果買通用機牀的話,你也能做,他也能做,那這樣就很難賺到錢。如果企業有一些特殊的產品,很多機牀廠就做不了。因爲他們沒設計,也沒有工藝方面的經驗和想法,就解決不了這些問題。


            國內現在有一批做製造的人,他們想把製造做到極致。所謂極致是沒有頂點的,比如說今天我在現有的情況下能夠做到1萬個,那麼我希望我明天能夠做到12000個。他就不斷的在想把他的東西提升到更高的水平。由於這方面的人太多,他們的想法也比較多,那麼他們就需要特殊的設備。我們企業就應對這一些客戶,這幾年我們每年都有新產品開發,就是針對製造業裏有極致追求的人。


            而這些產品開發出來之後,發現不僅僅是我們企業能夠走在這個行業的前頭,反過頭來也帶動了機牀行業其他的人。很多廠發現東西賣不出去了,就想去找一些有特色的東西。比如說數控機牀裏面,之前要麼是臥式加工,要麼是立式加工。我們爲解決客戶的一些特殊問題,我們就把臥式和立式組合成一臺。其他的一些機牀廠看見我們在做這個立臥一體的機牀,也跟着做類似的產品。我們也算帶動了這個行業的創新。


        經濟觀察網:面對近幾年產品需求的變化,蒙特卡罗474數控的機牀產品做出了哪些調整?


        代建東:機牀這種東西首先是要滿足需求,由需求來倒推你的加工設備,也不是說精度越高越好,還要考慮成本。爲什麼特斯拉到中國來之後,他的東西能夠降價,部分也是因爲加工設備的發展能夠使成本降下來。


            深圳這邊生產的機牀和東北那邊的機牀不一樣。深圳這邊的市場靈活一點,所謂靈活就是針對市場的變化,能夠轉變的比較快。


            比如說,前幾年智能手機開始爆發,然後一爆發之後,這邊的市場就會很快地針對這種手機推出相應的機牀。而北方那一塊的話,它整個產業鏈沒有南方這一塊反應快,特別是電子產品、快銷產品。東北那邊雖然說由於歷史原因工業基礎比較強,不過他們那邊整個產業羣後期沒有這邊發展的快。


            之前手機方面的設備需求非常多,後來就是LED屏。最近兩年是5G,像中興華爲他們要佈局5G。而且5G設備的數量要比4G要翻很多倍,所以這一塊的機牀需求量就很大。


            然後最近的話就是新能源汽車,另外還有就是太陽能發電。針對這些產品,我們做一些專門的設備用來加工他們需要的零件。


            我們會針對不同的行業來研究相應的機牀。比如說現在5G行業的設備需求沒有那麼多了,那麼我們就轉向新能源汽車,針對新能源汽車的幾個關鍵零部件來進行佈局,包括底盤電機等等,找到更好的方式來提高加工效率。


            新能源汽車的一些零件需要特殊的機牀來加工。比如說特斯拉爲了把產量提高、把整個車的重量減輕,它把40多個零件整合在一起,這樣的話它的加工設備就不一樣了。


        (文章轉載自經濟觀察網 http://www.eeo.com.cn/2021/1015/507485.shtml)





        上一條: 蒙特卡罗474“雙子星”—五面體、雙主軸鑽攻中心
        下一條: 香港鑄造業總會理事會在我司召開

        在線諮詢